從普拉達女王到帆布包大姐
發布時間:2021-02-19 14:15
從普拉達女王到帆布包大姐

導語:作者在德勤12年,從畢業到擁有第一個Prada用了五年時間;但是,從Prada女王到帆布包大姐,隻用了一個轉身的時間,就在離職的那一刻,回歸生活,回歸平淡。
 
自由放飛的日子,是這樣的場景:背上帆布包,出沒於菜市場,與這人間煙火的街景相當搭;出沒於寫字樓,理直氣壯不覺違和。
 
作為家中無礦的孩子,我從畢業到擁有第一個Prada用了五年時間;但是,從Prada女王到帆布包大姐,隻用了一個轉身的時間。
 
這句話說得輕飄飄,並不是要炫耀內心變強大——真相是也還並不夠強大,想刻意炫耀的往往是還不具備的。
 
因為,此時此刻的我,還是對願意為了“身份稅”而付出代價的年輕人們表示理解——這隻是人生的成長曆程,無須苛責太多。
 
“身份稅”是指為證明、提升、包裝自己的身份而付出的代價。
 
常見於如下典型場景:比如每年的春節大遷移,不管在外如何打拚甚至於節衣縮食,回家之前務必打造拿得出手的返鄉裝備,這個“身份稅”可以理解,但凡有能力,誰不想要那衣錦還鄉、十裏榮光~
 
比如職場年輕人對國際大牌的追尋,這個爭議了無數年的話題曆久彌新,世人好奇背著LV擠地鐵擠公交的心態,質疑這種行為是否“身份稅”、“智商稅”的雙重代價……
 
現實是,當一個月工資可以買N個包包的時候,很多人已經忘卻了自己用N月工資來買一個的記憶,隻是站在新的製高點對年輕人的行為做點評、做勸誡、做人生導師。
2021年2月,攝影師:小藥
 
有夢想誰都了不起
 
對於很多年輕人而言,“身份稅”的期初可能隻是環境使然,既包括社會大環境,也包括身邊的小氛圍——這是很難逃避的現實。
 
初入職場的小故事還記憶猶新:
 
工作第二年,我送自己一款Dior包包,領導問我“你這包是真的麼?”其實,領導不用擔心對我造成什麼心理陰影,因為我清楚的知道,當包包比自己的工資率先過萬元,超速的後果自然是要接受挑戰——這是“身份稅”的代價。
 
但我也更是督促自己為了不辜負這“身份稅”而努力。就像N年以前同事青青與我分享她擁有第一款小香的快樂。我看著她從青澀小女生轉型大顧問,時至今日依然在行業內如火如荼奮鬥、成為新的女王。
 
而她也陪伴了我的成長:第一個Prada是我倆去公司年會場地踩點,被高大場所催眠的結果;而後來《碟中諜》催生殺手包大熱,已經不是為了模仿“裝得了鑽石、藏得了手槍”,隻是因為可以肆無忌憚的裝下電腦——這時候Prada隻是可以裝電腦的工具而已,因為公司配置的電腦包實在是醜到無法見人。
 
那時候我們的觀點還真是神似,隻是把這當做一個自我激勵的過程:給自己一個節點,比如取得好成績比如晉升比如長大(變老)一歲,難道不可以給那些日日夜夜奮鬥的自己一個擁抱麼?那時候工作是真的辛苦啊,為什麼不能獎勵一下自己呢。
 
因為,年輕的我們值得小小的美好,有力所能及的小目標,還有暫時達不到的大目標,都在前方吸引著我們前進。
 
那時候的我們,虛無縹緲的精神獎勵遠不如這直白的俗物更痛快;那時候的我們,暢想著未來,相信著有夢想誰都了不起——這是文字敲出來就能哼出來的旋律,“北京歡迎你,有夢想誰都了不起,有勇氣就會有奇跡……2008好久遠的數字~
 
2020年《脫口秀大會》第三季高調收官,大家看到了李誕的成功,他也一直從不掩飾自己對“成功”、“賺錢”這些看似俗之又俗的詞語的追求。2018年李誕參加許知遠的《十三邀》,看似畫風很不符的兩人有一段對話。李誕說:“我確實喝三塊錢一瓶的啤酒也很開心……最可怕的就是這個也行,因為在我心裏,這種選擇真的行,所以我一定要變成現在這樣,打一個小粉領帶,我才能,健康地活著……”
 
這是李誕的語言係統,但是也的確有其道理,有追求才能健康地活著,哪怕是用一個看似俗氣的目標牽引。
 
無需苛責“身份稅”,如果正麵理解就有其存在的合理性,也不用擔心會變成枷鎖。這是時代的產物,我們自然是期望社會大環境改變,不要造成年輕人的負擔,但是如果大環境不能改變,那就是等待自己的成長。
 
當我們可以做到把各種小香小驢“電腦包”隨手地上一扔,就已經說明這隻是為我們所用的工具,不是奴役我們的工具,其實已經不知不覺在跟“身份稅”說再見了。
 
當度過那個年代,再回看那時的自己,也無需慚愧,這是不可抹殺的成長之路。翻出六年前的微信記錄,在某個如常的一周差旅行程“北京-大連-江陰-廈門-深圳”(這是故意炫耀低效的忙碌)中,殺手包與金碧輝煌的華西村還真是通俗的朋友:
 
從繁華到繁花,無需苛求
 
成長是自然而然的過程。
 
還記得初入職場,我和另一名小女生由領導帶著在國貿CBD大牌店看世界,因為我們需要前輩的力量撐腰才可以理直氣壯的“隻是看看”;
 
多年以後,換做由我帶著一群小姑娘在東方廣場“陶冶情操”——我們喜歡用這個詞語,某個午飯後的消食溜達,我成了那個撐腰的姐姐,我們繼續“隻是看看”……
 
2007年一部《穿普拉達的女王》,讓我們看到繁華萬千世界與內心自我:Miranda是惡魔是女王,代表了對工作的極致追求,也會偶爾有被生活痛擊到黯然神傷的瞬間,但是永遠不會被打倒;而職場小白Andrea成長蛻變的路上也曾經迷失自我,在他人的故事中頓悟,離開鎂光燈閃耀的世界,轉身去追尋自己曾經的記者夢。
 
最後一句台詞是Miranda的“Go”,車窗外是大步向前的Andrea。
 
沒錯,就是簡單的“走啊”,生活沒有那麼複雜,向前走就好了。每個人向著自己的夢想前進,沒有誰一定要複製別人的道路,沒有誰對誰錯,隻需要順著自己的心。
 
所謂的刪繁就簡,不一定需要大徹大悟,見識過繁華,總有一個時刻可以讓自己能夠靜心於山野繁花。
 
熬碗雞湯:總結三句話
 
早上迎來了深圳2021年的第一場雨,天微涼,熬碗雞湯溫暖一下:
 
1. 合理對待職場“身份稅”,尺度把握不好是自我奴役,但應用得當就是正向自我激勵,設定前方的小目標大目標,用力所能及的小美好鼓勵那個一往無前的自己。
 
2. 雲淡風輕與負重前行的人不要隨意互相點評,沒人百分百理解他人的包裹裏裝的是夢想還是現實。
 
3. 人生做減法,不是刻意追求的結果,就像日升日落花開花謝一樣是自然而然的發生,我們隻需要等待,總會遇見。

德勤12年女顧問:從普拉達女王到帆布包大姐
Baidu
map